2016年7月4日 星期一

柬埔寨的第一場OPEN SPACE會議分享

跟大家分享一則OST經驗。摘譯自一位關注當地的藝術發展的柬埔寨朋友,向國際OPEN SPACE社群分享的一個OST故事。

我想找一個可以替換掉那由於長期的:依賴補助、政府貪腐、由上而下管理...而深深影響著我們的社會態度,即使是藝文界人士也無不陷入:錢要從那裡來?要等上面給我們策略指示才可以往前走。

所以我邀請了三個藝文界的領導人士成為我的合作夥伴:一位是畫廊老闆,同時也是藝術節的指揮;一個服務身心障礙者的藝術組織的資深管理人;以及一位負責Mozilla在地化的技術背景的經理人。然後我們再邀請所有我們認識的視覺和表演藝術工作者、建築師、影片製作、作家、技術等朋友,一起來參加一天的聚會,我們的主題是:"如何為我們的所愛做更多?How do we do more of what we love?"

等備期間,在柬埔寨生活和工作的人類學家友人跟我說:Khmer人不擅於為自己的行動負責,所以可能得用2-3天的工作坊,慢慢來介紹開放空間科技(OST)。我的協力主辦的夥伴之一也說:OST跟Khmer人習慣的互動模式是相衝突的...

然而這正是我想要引進OST的主要原因,我想知道這是否可以讓人們擺脫內建在大家身上的無力和無助感。



我的合作夥伴們都試圖調整OST的形式,如至少預先決定好一半要討論的主題、把先決定的題目加到OST的規則裡...在這一陣混亂中,Gail 很直接地提醒我:什麼才是OST,修正過後的過程就不再是OST了。然後一切雜音(包括我自己腦中的)才靜止下來。

整個"如何為我們的所愛做更多?How do we do more of what we love?"活動進行順利而成功。所有的藝文界朋友們(例如藝術教師、藝術經紀人、文化組織工作者)都很投入,結束圓圈時,有不少人說:他們以為開放空間指的是一個沒有屋頂的物理空間,現在懂了那指的是一個過程;來自服務身障朋友組織的經理人則對其中的自由感到驚喜;想要開影像學校的藝術老師則好奇一場開放空間可以有多少人參加;一位聰慧的大三學生則問OST還可以用在那些主題上;紐約來的劇場人想知道我從那學到這個手法...
會後,我的合作夥伴們完全被說服了,他們希望在未來的6個月內可以再辦另一場OST活動。

  • 照片與紀錄   https://goo.gl/E0Vfvi
  • 臉書上的照片  https://goo.gl/Zx5Eac
  • 在地媒體報導 (from a VOA student intern) http://www.voacambodia.com/a/a-gathering-to-let-creative-ideas-be-heard/3384065.html

謝謝所有OST社群朋友的分享,創造了這個不凡的經驗。期待未來我可以辦理更多藝文相關的OST,無論是在柬埔寨或其他地方。

發信人:IRENE S LEUNG PhD (culture as development)
​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以下是OST的創始人 Harrison 的email 回應:

常常最大的問題是來自於引導師和主辦人,因為他們是如此地擔心:事情可能會失控!
所以就會想方設法,希望讓事情容易進行些,讓人們有所準備!
所以安排一暖身活動

...增加這些時段,的確讓引導師和主辦人覺得安心些,或許也增加一點引導師的酬勞.
但這些對於應邀而來的人(他們真正關切的是主題),增加這些對他們沒有什麼意義,甚且反成為積極參與的阻礙!

以上是我30年來在全球的經驗心得。
當然,我也不一定是對的!

謝謝分享這麼棒的故事。
​ ​
ho ​ Harrison​

運用OST於學習的地圖

活動照片

www.flickr.com

Facebook

Blog Archi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