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9月19日 星期二

★「開放空間科技引導者手冊」推廌序




幾個同為引導師朋友,努力將「開放空間科技引導者手冊」翻成了中文,謝謝他們為推廣讓更多人認識這個方法所做的努力。我也分享了幾年來在引導開放空間會議的一些心得,做為序。


打開空間,也打開了無限的可能
  • 「這是誰想到的,每個人都可以說話,而且不會怕說話,真好」
  • 我以為我參加是給主辦人面子,結果收獲最大的是自己
  • 看起來亂亂的,一堆人沒什麼秩序,結果卻是什麼都被討論到了
  • 有人聽你說話,而且被紀錄下來了
  • 我不知道我們可以這樣在一起說話
  • 衝突背後竟是這麼多的善意
  • 我們之間的連結真的被啟動了
  • 如果整個台灣就像ost過程這麼民主自由
  • 我們有衝突、有謀合;
  • 真的可以聽到很多不同的聲音;
  • 雖然說了很多困難和問題,卻覺得滿了能量要再開始;
  • 好像這是我們老中青三代,第一次可以這樣真正地對話,真正有傳承的感覺;
  • 從小到大參與了無數的會議,從不曾有這麼神奇的過程,覺得好多感覺被啟動,好多想法想去試

  • 以上是來自台灣不同角落、不同對象的開放空間會議參與者的回應,有羅東夜市的攤商、有台南的單親媽媽、有政府的工作人員、有婦女、有青少年、原住民、有社工員、老師、志工…

    這三年來,我的親朋好友大概都沒能逃過,聽我興奮地說著「開放空間會議」的故事,我總說,開放空間會議是:

    一個讓人回到最自然狀態的會議過程;
    一個好像我小時候,廟前、大樹下人們自然地聚合,討論著生活裡的大小事,很多地方事務就在這個過程中得到關照和處理。


    喜歡開放空間會議,因為這個過程可以把我們從諸多的慣性中釋放出來,也因為這個過程有非常充分的空間讓有不同意見的人表達、讓說話慢或者害羞的人,有足夠的空間準備和調整自己、選擇最舒服和最有學習貢獻的參與方式。

    而最吸引我的,或許是每每一段時間後,會接到曾參與某一場開放空間活動的伙伴,來信或來電告訴我,自從上次會後,燃起了我再做些努力的熱情,所以我做了什麼什麼?或者事隔二年後,來電說:經過我這段時間的努力和安排,我們打算來辦一場屬於我們的開放空間會議。看到參與所帶來的觸動和想法,化為人們生活和工作中的動力和具體行動,一再地帶給我驚喜。

    開放空間會議是一個非常簡單的過程,找到人們共同關心的核心、誠懇地邀請,相信來的人會依自己的身心靈狀況做最好的參與、相信來的人會為自己的學習和貢獻負責,放掉任何想要控制的嚐試,然後就有無限的可能會出現的。會議的時間夠長,就有機會產出一些好的行動規畫,形成自發的行動小組,也成為該組織日後的新動力來源。

    做為一個開放空間會議的引導師,每參與一場開放空間會議的籌畫和引導工作後,看到人們的投入和展現的熱情、能量,感動的同時,總會浮現一種既放空、又滿溢的喜悅,覺得生命有無限的可能。

    一路在台灣努力推廣引導專業的伙伴們,不辭辛勞地把這本書翻譯出來,真是讓人興奮,相信中文版的出版,可以吸引更多有志一同的人,一起來加入這個打開空間、打開無限可能的行列!

    (開拓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蔡淑芳)

運用OST於學習的地圖

活動照片

www.flickr.com

Facebook

Blog Archive